关于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实务处理

 

一、问题的提出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在答辩期内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应当审查,并作出裁定;当事人未提管辖异议、作应诉答辩的,视为人民法院有管辖权[1]。但是,法律及司法解释均未明文规定人民法院如何审查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2],人民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对该问题的处理意见不尽相同。

 

二、观点之争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人民法院对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的处理意见存在较大争议,主要集中在:是否审查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是否对不予审查的意见作出书面裁定、是否将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详述如下:

1、是否审查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

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对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是否审查的裁判观点包括:(1)支持观点:人民法院审查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2)反对观点:人民法院不应审查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3)其他观点:人民法院对当事人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的申请不予受理。

经过梳理发现,大多数法院对是否审查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存在较大争议,甚至最高院对此也没有统一裁判意见,该院关于广西高院对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裁定驳回的意见和关于甘肃高院对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未予答复的意见存在不一致,甚至是相互矛盾。

2、是否就不予审查的意见作出书面裁定

人民法院在不予审查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的情况下,是否作出书面裁定,司法实践的做法包括:(1)作出书面裁定: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视为当事人放弃了异议的权利,裁定驳回当事人的申请;(2)不作出书面裁定: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构成程序失权,作出赋予当事人管辖权异议上诉权的书面裁定于法无据,作出的书面裁定应被撤销。

3、是否将案件管辖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

人民法院在未作出书面裁定的情况下,是否将不予审查的意见告知当事人,司法实践的做法是:(1)不予受理、不予答复;(2)继续案件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口头告知当事人;(3)在案件判决书中释明。

 

三、法理评析

1、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是否应审查该异议

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应当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但是没有规定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将产生何种法律后果。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理论界对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的理解没有形成一致观点。有观点认为,民事诉讼法关于当事人应当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的规定属于倡导性条款,即便当事人在未作出应诉答辩的情况下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也应当予以审查,并作出书面裁定,以充分保护当事人的管辖利益。有观点则认为,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答辩期间应理解为除斥期间,当事人超过答辩期间即丧失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权利,人民法院对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予审查,当然取得对案件的管辖权,以节约法定管辖权论证成本。

笔者认为,该条应当区别对待,对于当事人应在答辩期间内提交答辩状及证据材料的规定是倡导性条款,而对于当事人应在提交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的规定是强制性条款。换言之,当事人如果未在提交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便不再享有对案件管辖提出异议的程序性权利。

但是,人民法院是否因当事人丧失管辖权异议的程序性权利而当然取得对案件的管辖权、是否无须审查案件的管辖权,法律上对此并未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有的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会认定当事人未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当然取得案件的管辖权,且不再审查案件的管辖权。笔者认为,事实上,人民法院此时仍负有依职权审查案件管辖权的法定义务。比如,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隐含着人民法院依职权审查案件管辖权的法定义务[3],地方法院也明确作出了关于“在答辩期满后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依职权对案件管辖进行审查”等类似规定[4]

如果人民法院对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作审查而作出的裁判是否会因程序性错误导致被撤销呢?根据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在二审中发现案件违反专属管辖,应将撤销一审裁判并移送案件管辖[5]。可见,人民法院对案件的受理即使违反了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的规定,也不当然成为违反法定程序而被撤销判决的理由。因此,在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方面,如果法律不规定人民法院依职权主动审查案件的管辖权或者依当事人的申请审查案件的管辖权,那么也有可能造成错误的管辖裁定不被纠正,进而可能因信息不对称或者诉讼地位悬殊损害弱势一方当事人(通常是被告)的管辖利益,甚至会导致案件错判。

笔者认为,即便当事人逾期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也有必要依职权审查案件的管辖权,以避免一方当事人恶意利用案件管辖损害另一方当事人管辖利益。

2、人民法院对不予审查的意见是否应作出书面裁定

管辖权异议是程序性问题,人民法院应以裁定的形式回应[6],但是在当事人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否以裁定的形式回应呢?

现行民事诉讼法规定裁定分为书面裁定和口头裁定。对于当事人在异议期间内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会作出书面裁定,并在裁定中载明当事人有法定的上诉权利、上诉期限及上诉法院。但是,如果人民法院对不予审查的意见也以书面裁定的形式,那么在书面裁定中是否又同时赋予当事人对管辖权异议裁定的上诉权呢?

司法实践中,有法院认为,当事人在案件审理的任何程序中可以就案件管辖权问题提出异议,但是人民法院无须作出书面裁定[7]

笔者认为,当事人对管辖权异议裁定的上诉权是以有效的管辖权异议的权利为基础,逾期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也就意味着当事人丧失了管辖权异议的程序性权利,对管辖权异议裁定的上诉权自然也丧失权利基础,故书面裁定中不宜再包括上诉权利、上诉期限等内容。如果书面裁定仅载明人民法院对逾期提出管辖权不予审查的意见而不包括上诉权利、上诉期限等内容,这显然是违背了管辖权异议裁定书的固有属性,与当前通用的管辖权异议书面裁定的内容不协调。因此,人民法院不宜将不予审查的意见再作出书面裁定。

人民法院能否以口头裁定的方式回应当事人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口头裁定是法院审判人员或执行人员在审判程序或者执行程序中就程序问题以口头形式作出的裁定。与书面裁定有同等的法律效力。口头裁定不制作裁定书,由审判人员或者执行人员向当事人宣布并记入笔录。口头裁定已经宣布即发生法律效力,少数可以申请复议一次,但是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8]

在民事诉讼法的领域,口头裁定一般适用于以下情形:(1)准予当事人撤回起诉的案件;(2)不准许撤回再审申请的案件[9];(3)小额诉讼程序转为普通程序的[10];(4)确认债权表记载的无争议债权;(5)通过债务人财产的管理方案;(6)通过破产财产的分配方案;(7)通过破产财产的变价方案;(8)法律、司法解释规定对执行异议、执行复议的案件[11];(9)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询问权异议[12]

结合以上内容不难发现,口头裁定通常适用于在案件的审判或者执行程序中发生的紧急性事项,不涉及当事人其他相关的程序性权利,且具有终结程序进程的属性。鉴于此,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不应以口头裁定的方式回应当事人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理由是:(1)以口头裁定方式不利于相关当事人行使相应的诉讼权利和承担相应的诉讼义务;(2)口头裁定是审判程序或者执行程序中解决紧急程序事项作出的裁定行为;(3)口头裁定规制失范,极易导致人民法院在裁定行为上的随意性,甚至会损害当事人的诉讼权利[13]

综上,笔者认为,人民法院对当事人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无须以裁定的方式回应。

3、人民法院是否应当将案件管辖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

如果人民法院在审查案件管辖权后认为属于不存在移送的情形,那么人民法院是否应当将案件管辖权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呢?

从司法实践来看,不可否认当事人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可能存在恶意拖延案件审判的主观意图,但是实际上当事人的这种主观选择并不必然影响案件审理效率的问题。相反,当事人未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是其被动选择的结果,比如当事人未收到法院送达的答辩通知、当事人直到开庭才知道自己涉诉等等。所以,人民法院更应该履行依职权审查案件的管辖权的义务,这种审查义务的范围包括对案件地域管辖、级别管辖以及专属管辖的审查。

笔者认为,无论当事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选择不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都应将依职权审查案件管辖权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鉴于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均未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在何时、何种方式启动对案件管辖权的审查[14],这种不确定性给当事人(尤其是被告)知晓法院对案件是否有管辖权增加了更多不利的因素。比较典型的情形是,因信息不对称或者诉讼地位悬殊等原因而处于弱势地位当事人往往作为被动选择主体参加诉讼,如果人民法院对案件的管辖权不予审查或者即便审查了也不告知当事人;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仅根据原告的主张确定案件管辖,即便发生管辖权错误,当事人也无法得到有效的救济途径。那么法律上的漏洞可能会损害当事人的管辖利益,甚至影响案件的实体审判。

此外,当事人逾期未提出管辖权是其对程序权利自由处分的结果,当然在尊重一方当事人处分权的同时,也给对方当事人恶意规避管辖的规定提供了可操作空间。因此,从诉讼机会平等的角度出发,逾期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当事人也有权知晓案件管辖权的审查意见。

因此,从保护当事人知情权和诉讼机会的角度出发,有必要明确:人民法院应当依据当事人对案件的管辖权问题提出的申请审查案件的管辖;人民法院应将其对案件管辖权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当然,如果当事人未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权异议,人民法院仍应在开庭前依职权审查案件的管辖问题,将审查的意见告知当事人。

告知的事项包括:(1)不予审查逾期管辖权异议的理由,比如当事人逾期未提出管辖权异议构成程序失权,人民法院不予审查,亦无须作出书面裁定;(2)审查案件管辖权的启动方式,比如人民法院依当事人的申请启动对案件管辖权的审查,并将是否对案件有管辖权的意见告知当事人;(3)审查意见告知的方式,比如人民法院可以在庭审中将审查的意见告知当事人。

 

四、结论

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仍应对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予以审查,但是无须作出裁定;从保护当事人知情权的角度出发,人民法院应将案件管辖权的审查意见告知当事人。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对管辖权有异议的,应当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应当审查。异议成立的,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未提出管辖异议,并应诉答辩的,视为受诉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但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规定的除外。”

[2] 本文所指的“逾期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仅限于当事人在答辩期内未作应诉答辩、在答辩期间届满后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情形。

[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在答辩期间届满后未应诉答辩,人民法院在一审开庭前,发现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裁定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

[4]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加强管辖权异议处理的若干意见》(沪高法[2007]69号)第一条第三款、《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立案工作中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答》(京高法发[2014]449号)第五条第二款、《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民事诉讼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十四条第三款。

[5]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案件,认为第一审人民法院受理案件违反专属管辖规定的,应当裁定撤销原裁判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

[6] 江必新、何东宁、李延忱:《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性案例裁判规则理解与适用·民事诉讼卷》(上),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年8月,第176页。

[7]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问题解答》规定:“当事人可以在案件审理的任何过程提出自己的主张和观点,对管辖权有不同意见当然也包括其内。法院虽不需作出书面裁定,但经审查本院确无管辖权,当事人异议主张成立的,法院应当依职权予以移送;……”

[8] 赵汝琨:《中华法学大辞典:简明本》,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3年8月,第427页。

[9] 《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修改后的<民事申请再审案件诉讼文书样式>的通知》(法办发〔2012〕17号)

[10]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条、《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一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小额诉讼程序审理民事案件的操作指引》第五条。

[1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立案、结案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26号)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

[12] 孙邦清、史飚:《民事诉讼询问权研究》,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6年9月,第123页。

[13] 占善刚、胡辉:《民事司法的理论与实务》,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6年9月,第280页。

[14] 杜万华、胡云腾:《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逐条适用解析》,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年3月,第47页。

编辑于 2018-04-03。本文来自知乎网友神牧小童。

发表评论